控烟新闻

深晚独家 | 谁在破坏我们的“无烟环境”? 深晚记者走访多个禁烟场所发现仍有市民吸电子烟

2021-6-8 9:35:50
 5 月 31 日是第 34 个世界无烟日,定于儿童节前一天,旨在避免下一代受烟草影响。今年世界无烟日的主题为 " 承诺戒烟,共享无烟环境 "。据统计,香烟烟雾中含有 4000 多种化学物质。其中,已有 400 多种被确认为对人体有毒,约 60 种为致癌物质或协同致癌物质," 吸烟有害健康 " 成为全球共识。

近年来,以 " 戒烟 " 为发明初衷的电子烟在年轻群体中悄然流行,并屡次挑战 " 无烟环境 " 底线——在商场、餐厅等公共禁烟场所屡见有市民吸电子烟的现象。5 月 26 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 2020》指出,有充分证据表明电子烟会对健康产生危害。

公共场所频见电子烟民 " 吞云吐雾 "

深晚记者实地走访多家购物中心发现,商场的门口、电梯口等醒目位置,皆贴有 " 禁止吸烟 " 标识,但商场内的电子烟门店前却烟雾弥漫,前来 " 试抽 " 的顾客络绎不绝。

▲许多市民在商场内电子烟门店前试抽电子烟

龙华区购物中心星河 coco city 的一家电子烟的门店内,一位店员热情地向深晚记者介绍起了电子烟,并告知记者:" 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试抽 "。当深晚记者质疑电子烟能否在商场内使用是否合乎规范时,这名店员向记者解释起电子烟的工作原理,称其排出的是 " 蒸汽 ",可以在公共场所使用。

在公共场所吸电子烟是否算 " 吸烟 "?早在 2019 年,新版《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明确将电子烟纳入控烟范围,条例指出:" 吸烟,是指使用电子烟、持有点燃或者加热不燃烧的其他烟草制品。" 同年 10 月,在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附近的公交站台,控烟执法人员对一名练姓吸烟者开出首张电子烟罚单。

据深圳市控制吸烟协会统计,截至 2021 年 5 月 28 日,协会共收到 1360 条关于禁烟场所吸烟行为的投诉。其中餐厅、商场等场所是投诉的高发地。记者整理投诉内容发现,2021 年上半年有 19 条针对电子烟的投诉,多于 2019 年同类投诉量总和。"(某饭店内)有顾客吸电子烟,询问服务人员室内是否可以抽烟,回答说电子烟没事。"5 月 20 日,一位投诉者写道。

▲购物中心内的禁烟标识

相比于传统香烟,电子烟产生的烟雾味道更小,一些商家借此宣传电子烟只产生 " 水蒸气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健康促进医院戒烟专家闫雅静对此表示反对:" 电子烟释放的烟雾只是形态上像水蒸气,但成分要复杂得多。" 目前相关研究显示,在电子烟产生的气溶胶中,包含着多环芳烃、甲醛、烟草特异性亚硝胺等有毒有害物质。闫雅静表示,目前没有测量传统香烟和电子烟产生 " 二手烟 " 危害大小的研究,但已明确将电子烟产生的烟雾纳入 " 二手烟 " 范围内。" 无论是由于传统香烟还是电子烟,只要暴露在‘二手烟’的环境中,人体都会受到危害 " 闫雅静说。

电子烟成多数青少年的 " 第一口烟 "

原本设计初衷为戒烟 " 替代品 " 的电子烟,近年来却与 " 潮流 "" 街头 "" 个性 " 等标签联系在一起,对年轻人产生越来越大的吸引力。

多年来研究公共卫生领域的闫雅静认为,外形小巧独特、口味多样也是电子烟吸引青少年的因素," 目前国内女性和青少年的吸烟率较低,因此电子烟商家瞄准这两类人群,以加入与传统烟草区别较大的味道、包装精美等方式打开市场。"

" 一开始是因为身边的朋友抽电子烟,觉得好奇就试了试。" 深圳大学大四学生黄文杰表示,他在大二时买了一支一次性电子烟(无需充电、用完即丢弃)尝试," 后来想要通过抽烟缓解比赛、作业压力,慢慢上了瘾。" 黄文杰说

这并非个例,电子烟对青少年吸烟的影响成 " 门户效应 ":吸引一部分本不吸烟的人,因接触电子烟而产生对尼古丁的依赖,最终成为传统卷烟的使用者。据 2020 年发布的《深圳市青少年烟草流行调查报告》显示,深圳青少年电子烟使用率为 2.5%,高于卷烟使用率(2.3%);在同时使用过卷烟和电子烟的学生中,先使用电子烟后使用卷烟的比例占到了 24.2%,且初中最高,占到了 32.5%。此外,从未尝试使用过烟草产品的学生对电子烟更加易感,达到 12.0%,高于卷烟的 7.8%。

▲某短视频平台关于电子烟的评论

闫雅静解释,电子烟虽不含烟草不燃烧产生焦油,但仍含有尼古丁,而尼古丁正是传统香烟中的成瘾物质。青少年吸烟会对其肺部和大脑发育有很大影响,可能会对体育运动能力、学习的记忆力造成损害。

专家呼吁应让电子烟远离青少年

世界卫生组织 2020 年发布的电子烟专题报告中,电子烟的官方定义是 " 电子尼古丁传输系统 ",因不含烟草和焦油,也不会带来香烟燃烧时的有害物质,世卫组织将其与传统卷烟区分开来。

深晚记者调查发现,许多青少年对电子烟持 " 危害比香烟小 " 的观点。关于电子烟与传统香烟危害大小比较,闫雅静表示目前学界对电子烟的科学研究体系尚处于起步阶段,因此吸电子烟所带来的风险还未知。" 传统香烟的使用历史较久,因此科学研究比较充分;电子烟是新型产品科学研究较少,其中有很多未知因素 " 闫雅静解释道。中山大学药学院副教授、中山大学临床药理研究所数据管理中心主任钟国平认为,由于两者吸入成分的产生方式不相同、吸入成分的种类及含量不相同,这些差异可能会导致各自对人体安全性的影响不同,如电子烟中的调味剂吸入安全性仍待研究。

深圳市控烟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庄润森表示,应让电子烟远离青少年,需要全社会共同监管。" 我们一直在呼吁电子烟企业在生产和销售方面要按照规定,而针对监管环节,希望有关部门建立相应的行业标准,以及对未来健康影响的评价机制,促进电子烟商家提高生产透明度。"

长期从事控烟工作闫雅静不建议吸烟者采用电子烟作为替代品的方式戒烟。闫雅静表示:" 烟草里的尼古丁成分让吸烟者成瘾,因此戒烟是戒掉这个‘瘾’。但是电子烟里同样含有尼古丁成分,用电子烟作替代品只会让吸烟者对电子烟上瘾,最终同样无法脱离烟草制品。"

另外,部分戒烟者会在过渡阶段以电子烟替代部分卷烟,闫雅静认为两烟并抽危害性可能更大,同时吸入卷烟和电子烟的物质成分,可能会相互影响增加危害性。" 建议完全远离烟草制品,包括卷烟和电子烟 " 闫雅静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 " 黄文杰 " 为化名。)

深圳晚报记者 方舟 实习生 陈婉雯 / 文图

(文章来源:深圳晚报)